从未见过的神秘场景!《杀出重围》开发笔记解析

检视Waren Spector自己的第一代杀出重围的设计档案(带注释的副本),你可以立即看出这款产品并非是那么好。这些纸上写满了不同方案和各种失误,只有一处未被标识的区域里有一篇序言,大谈此款游戏的市场营销。这份企划的标题所提到的游戏名字是《伟大启示》。

从未见过的神秘场景!《杀出重围》开发笔记解析

“(《伟大启示》)这部作品将会是充满着怀疑论和X档案的怪谈,一部接近未来的科幻小说。”在总结性的文本中所提到,这种新生的游戏类型在1998年的圣诞节期间发售,被列为“RPG历险”。事实上这款游戏直到2000年中期也并未大卖,那时候它和初版的差距如此之大以至于游戏名字的语言都不是一样的。

“Warren曾经评论这款游戏,最初的设想将游戏设计为X档案那种类型,但是不知何故变成了007风格。”首席作家Sheldon Pacotti回忆这款游戏是如何走向成熟的。

在游戏制作过程中,游戏被改进了很多,也有很多设定保持原样没有变,在早期的脚本中你还是扮演JC Denton,穿着长风衣,扮演一名强化的反恐怖超级间谍,隶属于UNATCO。只是将UNATCO变成了TLC,这种聪明的的缩写代表了一个愤世嫉俗的名称“Terrorist Limitation Coalition”(限制恐怖主义联盟)

游戏中一开始的故事倒是相同的,然而不同之处随着游戏进行如滚雪球一样开始逐渐显露。Tracer Tong还是那个救过你命的黑客,举个例子,在最初的脚本中,他对善良的无政府主义者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他是“雇佣兵的伙伴”。在《杀出重围:人类革命》中他则更像他那机智善辩的父亲。

游戏中的敌人最能反映这种变化。UNATCO的头头Joseph Manderley在《杀出重围》中一点也没有那种古板的官僚气息,在《伟大启示》中他是一个“无情的混蛋”,追杀着你满世界跑。在游戏里面“12尊”头目Bob Page和杀手Anna Navarre少有提及,仅仅作为更加邪恶的德尔的陪衬。

接下来是“12尊”本身。在《杀出重围》中这个组织是秘密且不可侵犯的;在《启示》里他们公开行凶,不知疲倦地作恶,靠着他们狂暴的人工智能。他们计划是攒动墨西哥进犯德克萨斯州来颠覆美国政权,接下来是暗杀整个内阁成员,通过切断总统与其他成员的通讯-这不光是让Bob Page操控网络那么简单。当他们的计划失败,他们的人工智会将他们全部杀掉,并且用核武器作威胁逃逸至宇宙。当《伟大启示》成功转型为《杀出重围》,他们保留了核心角色还有他们的纷争,但是却极大地改变了他们的性格。

“当游戏设计改变时,要求一个角色做出改变比重新创造一个角色更加简单,”Pacotti说道。“最初的设计档案包含着很多角色理念…他们一直存在于最终定型的游戏中,但是他们真实的自我却为了符合设计而做出了改变。

“多数成功的故事都是将角色作为他们的中心,这也是《杀出重围》在做的,”Sheldon继续说道,我们会在以后的开发工作中慢慢改进游戏的每个方面,这就像人的身体慢慢成长一样。“我看到在天然的雕琢之下这名士兵的故事正在慢慢展开。

故事情结并非改变游戏原版的唯一原因,资金和技术同样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Shedon提到在游戏制作中期,对于设计者有一个特别困难的游戏关卡 — 白宫,最终设计者不得不将视线转移到其他地方。在2008年拍摄的对过往的总结演说中,Warren Spector为设计师Harvey Smith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每天我都在建造房间,”谦虚的Smith说道。“所以,我知道多大的房间能够不让渲染器当机,同屏人数最大是多少。我对这些工具有着亲密的感情。”

有了对这些技术的理解作为武装,Smith接近Spector并且与他讨论对比原版,他所认为的两大最重要的变化。第一是全新的有着少量功能的系统,但是更多显著的特效 — 所以当你升级时,枪械并非会提高攻击力但是会变得更加易于使用。第二是裁减了剧情的长度,并且抛弃了墨西哥侵略和宇航站的情节,为了变得在技术上更加有可行性和叙事上的真实。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