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千万的OW联赛资格 俱乐部究竟靠什么盈利

中国的OWPS,韩国的APEX,亚洲国家在紧锣密鼓的举办本国《守望先锋》联赛的同时,离暴雪之前承诺的《守望先锋》官 方联赛举办时间也越来越近。虽然《守望先锋》电竞总监Nanzer近期在中国和韩国,接受了一些关于联赛事宜的采访,但相关实质性的信息仍无迹可寻。

飘忽的联赛进展,对电竞俱乐部以及赛事投资人的信心都造成了打击。去年获得过ESL科隆站亚军的Reunited战队就在今年1月份宣布解散,两位俱乐部创始人在一份声明中提到,他们已经没有足够的资金撑到《守望先锋》联赛的到来。

北美电竞俱乐部Complexity的老板Lake也面临着资金问题,联赛信息的不透明,让本来就困难的投资变得难上加难。但是暴雪方面却出乎意料的稳如泰山,Nanzer表示联赛一定会按照计划的那样如期进行,目前正在处理相关法律问题。

《守望先锋》电竞总监Nanzer

几乎没有透露任何细节的《守望先锋》联赛,届时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多数人的心里都没有底。而从今天爆出的联赛席位价格来看,暴雪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国外媒体Sports Business Daily在今天报道了《守望先锋》联赛的新闻。据该媒体称,他们得到一些关于联赛的消息,暴雪将会把中小型城市的联赛席位定为200万到500万美元,而像洛杉矶这样电竞发展程度较高的大城市,可能会开出3倍的价格,也就是说单个联赛席位的价格最高可能会突破千万美元。

去年5月才发布的《守望先锋》,到现在也才不到一年的时间,赛事效果还没能得到充分检验。虽然游戏售出了2500多万份,但是未来能否达到CS:GO、DOTA2、LOL等目前主流电竞赛事的高度还很难说。如此高昂的席位价格让很多人无法接受也很难理解,因为千万美元的价格,足以购买目前更为稳定的其他电竞项目战队。

若按照目前电竞赛事模式的话,这很有可能会成为一笔亏本买卖,但暴雪从去年就一直兴致勃勃的规划这件赛事,必然也是看到了电竞市场还未被开发的前景。

据Newzoo的数据,2017年电竞收入预计将达到6.94亿美元,其中赛事赞助与广告占据了超过一半的比例,而媒体转播费与门票收入加在一起才占了总收入的23%。

赛事转播费与门票收入占比很低

NBA这种发展的十分成熟的赛事,其收入构成与目前的电竞行业恰恰相反。据SportsBusiness Research预计,NBA在2016—2017赛季将达到8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门票和赛事转播费用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足球和橄榄球等赛事收入构成也基本与NBA差不多。

转播和门票费用是NBA主要的营收来源

将电竞赛事落地于各个城市,进而打开电竞市场盈利的更多可能性,或许是暴雪举办《守望先锋》联赛的最大目标。这种电竞模式如果能够成功运营的话,俱乐部就不用过于担心外界广告赞助商的压力,专心经营自己的电竞战队与场馆,从门票也可以获取丰厚的收益。并且暴雪从一开始就承诺联赛将与俱乐部共享赛事转播与周边等创造出的收益,再此之前拳头公司就曾将《英雄联盟》官 方赛事的直播版权以6年3亿美元的价格售出,这对于目前盈利模式单一的电竞俱乐部来说是个很好的消息。

暴雪这次的步子确实迈的有点大,也遭到了不少的质疑。但换个角度,有多少人能想到2011年只有20万人同时在线收看的《英雄联盟》世界总决赛,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飙升到了1470万人;有多少人能想到DOTA 2经过数年的发展,TI6奖金竟然能达到了2000多万美元;又有多少人能想到《反恐精英》历经十多年的版本更迭,至今仍然活跃在电竞赛场?

所以,《守望先锋》联赛的城市主客场制不是问题,售价千万的联赛资格也不是问题。如何通过游戏更新和电竞赛事让玩家群体再度活跃起来,把影响力转换成玩家消费能力,这才是暴雪面临的最大问题。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